1. 主页 > 侨批博物馆 >

侨批博物馆 跨世代的多元实际功能

  一位中年妇女带着一位未穿好裤子的小男孩,从侨批派送员手上开心接过侨批,一只小狗随着在旁,显露欢跃的小表情,好像也在分享妇女这一份愉悦。这画面是数十年前在广东潮汕华侨之乡不断上演的生活场景。
  而这画面,现如今就栩栩如生的呈现在汕头侨批文物馆内,就是我对侨批文物馆的初步印象,是迄今最深入最具代表性的第一印象。简直一图胜千言万语。
  生活首次听见“侨批”,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童年时代,吃过晚饭后常常听老父亲述说祖父祖母从潮州来到南洋的陈年往事,其中内容便不会少了“侨批”。据老父亲叙述,他儿时曾多次追随他的老父亲步行一段相当远的路程到市区请人写信(即侨批),并寄回潮州家乡。
   人生首次与侨批实物近距离接触,亲眼目睹侨批,是2006年在汕头侨批文物馆的事。十二年前的那一个下午,在回故乡的行程里,安排到了一趟汕头侨批文物馆,与侨批结下了缘,也与汕头侨批文物馆结下了缘。

侨批博物馆 跨世代的多元实际功能
 
   祖父祖母下南洋多年之后,我于2008年在时任潮州市侨联与潮安县侨联领导的协助下在潮州市潮安县江东镇上庄村祖母家乡寻得众多亲人。当年寻得的亲人,是祖母的弟弟(老舅)的两位儿子、媳妇及他们的子孙。老舅的儿子是我父亲的表弟,我叫表叔。一踏入表叔家里,看到表叔,表婶,表哥,表姐,表嫂,表侄,大家相聚恍如隔世,多双紧握的手久久没有放开,不约而同高兴激动得热泪满盈,形成一幅极度感人的亲人相聚温馨画面,大家当时的心情确实无法以言语文字形容。
   表叔急忙取出一个盒子,放在桌面上,小心翼翼地把盒盖打开,只见盒里面装着一大叠侨批,肉眼观察有至少一百封。表叔接着把最上面的一封侨批拿出来看,我一看之下,寄信人是我祖父蔡源兴吗?收信人写着“岳父大人庄正意”,原来这些侨批正是我祖父当年从马来西亚寄回来潮安江东给他岳父,就是我祖母的父亲的。
   大家在为团聚高兴之余,也一起阅读盒子里更多的侨批。侨批的寄信人除了我的祖父,也包括我的祖母庄茶花与我的大伯蔡逢坚,二伯蔡逢泉。收信人包括我的老舅庄茶坤,表叔庄森桂及祖母家乡里其他亲戚。
   在这一封封侨批中,包括了报平安及问候的寄语,还有一些告知生活情况与南洋环境的文字,一般也同时附上为数不多的钱。钱虽少,但包含着深深的亲情。最令人感动及掉泪的,是一些交代相关钱的分配法,即侨批附上的钱,当中多少钱要给哪位,又另外一个数目要给哪位,一封侨批里有时会有多达十人的分配法。我们不禁深深感触,在当年祖辈初到南洋,生活未安定的艰苦情况下,还不忘给潮州家乡亲人寄来钱,而且在有限的钱额中,尽量确保人人都能获得适当的数额。

来自侨批博物馆推荐
 
   侨批在当年的作用,无非就是过番的乡贤们给家乡传递音讯与银两而产生的载体。然而,在今天,侨批却发挥了更多功能。
   第一、南洋潮人到潮汕原乡寻亲。当年侨批为寄信人与收信人之间重要联系方式,现在侨批则成为寄信人与收信人的后代相见的关键。在寻亲路上,资料缺乏的情况下,每一个文字都异常珍贵,都可能是线索。这一封封的侨批就正好为众多两地潮人亲人团聚提供关键性的线索及物证。祖父寄了不下百封的侨批,就成为了寻亲的关键线索,成了双方从未曾见面的亲人确认关系的非常重要证据。
   第二、潮人到南洋寻亲。目前两地潮人寻亲已经发展为双向寻亲了。不少潮汕人近期也开始到南洋寻找父辈甚至是祖父辈的亲人。侨批上的人名地址就成了重要线索。
   第三、潮汕侨乡历史文化研究。数以万计侨批包罗万象的内容有助于研究一个个华侨的家族史,而一个个华侨的家族的家族史便是潮汕地区的华侨史,也是潮汕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份。
   第四、南洋潮人历史文化研究。侨批的丰富“写实录”内容为南洋潮人历史文化研究提供了难得的资料,而南洋潮人历史文化确实是整部潮汕历史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以侨批为中心重点及核心内容的潮汕华侨历史文化研究,已经形成一股不容置疑的潮汕软实力。
   第五、带动潮汕特色文化旅游。当今越来越多海内外各界人士通过各种管道获得关于侨批的各种知识,也从对侨批的认识渐渐产生对潮汕的兴趣。大家都想到来潮汕看一看。今天的侨批博物馆及西堤公园侨批世界记忆名录也成为了大家的焦点与指定必到之处。没有当年的侨批,便没有今天屹立在汕头老市区的侨批文物馆。
   当年在南洋的潮人写侨批,是为了与家乡亲人沟通音讯,附带些许钱赡养家眷。当时不会料到侨批竟然能有今天的多元实际功能。祖辈在不经意间为全球潮人留下珍贵记忆文物,我们也应做好我们的本份,这是对先贤的敬仰,也是对后代的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我非常敬佩表叔把侨批珍藏了这么多年。这个举动,也等于做了重要的文物保护,保存了重要历史文物。我们这一代应善用侨批,保护侨批,并引导我们的下一代继续把侨批文化研究发扬光大。这条路不会有止境,一起走的人会越来越多,我们永远不会独行。
   我儿子,南洋第四代潮人,最近在汕头侨批文物馆,与我一起看着那位妇人,那位小男孩,那位侨批派送员,那只小狗。我祖父当年写侨批时,想必未曾预料会有这么一间侨批文物馆,而他的孙子与曾孙正在此处缅怀他。侨批博物馆;

蔡文泰   摘自2018年1期(总第28期)《侨批博物馆侨批文化》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ythakka.yitianjt.com.cn/qpbwg/3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haidongpan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